池也眼神里尽是厉芒,犀利目光射穿宋辞:“就算你移情别恋,也别轻易伤害一个人!”

  宋辞脸色微白,她脑海中完全没有严白川任何回忆!

  两辈子,都没有!

  “我不记得,我认识严白川。https://”宋辞说。

  “那你总知道结婚那天,你本来是答应嫁给白川,但是霍慕沉却抢走了你!”池也音腔越发低沉,还在再开口却被一道温润儒淡的嗓音止住。

  “池也,不要说了,小辞什么都不知道,你别难为她。”严白川不知何时从车里走出来,他略微惨白的面容在逐渐氤氲的晕黄光里映衬得更加惨白,就连身形也比往日更加单薄。

  宋辞眨巴眨巴眼睛,露出茫然无措的光芒,道:“我记不得。”

  “没关系,你总会慢慢记起来,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你遭遇了事情。”严白川温润如玉的面庞始终带着儒雅,说话声也温温淡淡。

  谁能想象这种人前一秒就会含笑算计得你连尸骨都不剩下!

  池也是知道,五家公司破产事件最后得益只有霍慕沉和严白川!

  宋辞呼吸一滞,眼神里充斥着戒备,抿着唇瓣,道:“我没想过要记得。”

  严白川心口一骤,他扼住拳头,唇面碾过一丝苦笑。

  宋辞微顿一秒,继续:“我的选择,不管我能不能回忆起以前的事,都不会改变!”

  “小辞,你认真的吗?”严白川嗓音苦涩。

  “我两辈子,再没有比做这个决定更认真。”宋辞一字一顿,无比坚定的道。

  她如此潇洒利落,无视严白川隐忍清俊的面庞,提了提气:“人不能活在过去,要活在当下和未来。”

  “可……”他嗓音越来越低:“我的过去,现在,未来规划里,都只有你……”

  “那……”

  “够了!”池也及时扶住严白川,止住宋辞吐出更多冰冷无情的字眼:“白川,你何必自己来找心痛,都病成这个样子,我带你去医院!

  顺便还可以处理一下你那个快死了,还不忘记算计你的好哥哥。”

  池也不管严白川同不同意把人放到副驾驶上,而姜酒带着两个孩子坐在后座上,她伸手把车钥匙递给宋辞,抱歉说道:“三嫂,不好意思,只能让你自己回家了。”

  “我明白,重色轻友嘛。”宋辞并没有寒暄太多,目光触及到池也飞快踩着油门朝医院开去。

  而握住车钥匙的手死死攥紧,直接掐住月牙印,脑海中慢慢回想起池也说的几句话,沉思片刻,便晃了晃脑袋,低头看了眼腕表。

  “九点了。”

  她低喃道,迈步走向姜酒停车的位置,开车回家。

  宋辞有些心不在焉,开车速度极为缓慢,一直从市区开往郊区霍园。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夜色洒满。

  宋辞开着车窗,凉风津津。

  她不喜欢黑夜里独处,耸了耸肩膀,摁下车窗按钮,目光随意斜瞥了一眼,突然就透过后视镜后见到一辆没车牌号的黑色奔驰不紧不慢跟在她后面。

  回霍园的路长而远。

  霍园附近只有几户,但到这条路除了霍慕沉的车外,几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宋辞霍慕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道帝魂只为原作者此间朝暮不辞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此间朝暮不辞你并收藏宋辞霍慕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