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腿止不住的打颤,上官轻鸿知道眼前满身鲜血的人绝对不是马峰。

  那是个怪物,一个体型和正常人完全不同的怪物!

  随着血腥味越来越浓重,他身体本能的开始后退,当心理承受能力到达极限的时候,他高喊了一声蛇姐快走,然后转身就跑。

  同一时间,蛇姐的手被人抓住,上官轻鸿刚刚喊出她的名字,感觉就好像是上官轻鸿想要带着蛇姐一起离开一样。

  黑暗中什么都看不到,蛇姐只能听见上官轻鸿的喘息声和脚步声。

  她也来不及多想,就被那人拽起,在黑暗中跌跌撞撞的快步走了起来。

  “喂!别乱跑啊!”蛇姐想要提醒上官轻鸿还有队友没有跟上,可上官轻鸿已经被吓破了胆子,人在看不见光亮之后会变得格外脆弱,心里的恐惧会无限放大。

  上官轻鸿连滚带爬在走廊中跑动,诡异的是每当他快要碰到墙壁或者绊到什么东西的时候,都会有一双手护在他的前面,让他免于受伤。

  正常来说这是有人在保护他,但现在的上官轻鸿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在黑暗中跑动,忽然前面出现一双手拦住了他。

  不知真相的他只会感到更加的恐惧,换个方向或角度,继续跑动。

  上官轻鸿一刻也不敢停下来,似乎只要他跑的够快,鬼就追不上他一样。

  连续被阻拦了十几次后,上官轻鸿摸到了楼道扶手,他终于停下了脚步。

  “这么黑的地方还有楼梯?”上官轻鸿不敢想象自己一脚踩空后的场景,他的心已经彻底慌了。

  指尖颤抖着抓住了扶手,上官轻鸿做出了一个谁都没有想到的举动。

  他坐在了地上,伸出自己的双手,用一只手撑着地,就这样一颠一颠的开始往下滑。

  新海最大鬼屋的幕后老板,见过很多大场面的上官轻鸿,此时竟然采用这样的方式下楼,那一瞬间连旁边准备伸出来阻拦他的手臂都停了下来。

  “上官轻鸿,你在做什么?”蛇姐听到了奇怪的声音,高声询问。

  “下楼啊!”

  如此漆黑的环境,往楼下走太过危险,蛇姐心中很不情愿,但是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抓着扶手,半蹲身体,往下挪动。

  整个过程中,她的手臂都被人抓着,同行的人在保护她,防止她跌倒。

  蛇姐下楼速度非常慢,突然失去了视力,她每迈出一步都很小心。

  整个过程中,那只手一直搀扶着她。

  “谢了,轻鸿!”

  蛇姐年龄要比上官轻鸿小一点,她一开始很瞧不起上官轻鸿,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在关键时刻上官轻鸿竟然没有丢下她一个人逃走,这让她多少有些感动。

  “你说什么?!”片刻后,上官轻鸿的声音在下一层楼那里响起,就这么一会的功夫,上官轻鸿已经使用自己的方法滑到了下一层。

  听到上官轻鸿的声音,蛇姐脸瞬间变绿了,她知道一直扶着自己的并不是上官轻鸿。

  颤抖的手臂抓住了那只搀扶她的手,冰冷刺骨,她的手继续往下移动,摸到了裙子上的小碎花。

  粘稠的血液凝固在裙子边缘,其中还混杂着类似动物的毛发。

  蛇姐的手还没有从裙子上移开,她就感觉自己耳边有些痒,好像是有头发碰到了她的耳朵。

  打了个冷颤,蛇姐真想伸手去摸自己的耳朵,一股冷气吹过她的耳垂。

  “我刚刚失明时,我的闺蜜也这样陪着我下楼,曾经我以为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幽怨的声音直接钻进蛇姐耳中,她头皮发麻,浑身僵硬。

  “我的好闺蜜给我做饭,照顾着我,我和她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甚至想要把阿铭让给她。我觉得她是世界上最善良、最可爱的女孩,我很后悔上学时接受了阿铭的表白,我喜欢阿铭,但我知道她也喜欢阿铭。”

  女人的声音一句句在蛇姐耳边响起,那声音距离她越来越近,最后就好像说话的人趴在了她的后背上,嘴唇贴在了她的耳边。

  “阿铭离开了我,好像是有了别的女人,现在只有闺蜜还陪着我,她真的对我很好,就算自己新交了男朋友,依旧愿意每天都来照顾我。”

  “我对她感到抱歉,她却毫不在意我以前做过的那些不好的事情,她说她愿意成为我的眼睛。”

  “我们的关系比以前还要好了,我向她分享我的心情,我们还把这一切记录在日记里,我们一起拍摄了各种各样的照片,每次闺蜜都把我打扮的美美的,她说我像上学时一样,是学校里最美的女孩。”

  “我很庆幸自己遇到了这样的好闺蜜,直到有一天。”

  女人的声音带着彻骨的寒意:“那天她回来的很晚,似乎喝了许多的酒,她用钥匙打开了我房间的门,说要带我出去散散步。”

  “我闻到了她满身的酒味,所以想要让她好好休息,不要乱跑,但是她却非常粗鲁的打断了我说的话,强行抓着还穿着睡衣的我往外走。”

  “我下意识的反抗,但是却被她抓住头发,按住了身体。”

  “她告诉我说,她今天失恋了,让我最好不要招惹她。”

  “那恐怖的语气,和平时的她完全不同。”

  “从家里出来后,她逼着我往楼上走,我很害怕,但她却一直搀扶着我的手,就像现在这样。”

  蛇姐明显感觉自己胳膊被一股力量控制住了,身体被迫开始前倾。

  “她一直没告诉我她要做什么,直到我们走到了楼顶顶端,她忽然拽住了我的头发,然后趴在耳边问了我一句话。”

  “她说,她恨我,从上学时开始,一直到现在。”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恨我,直到她将我推下楼梯的时候;直到我重新睁开双眼,看着头破血流的自己躺倒在楼梯上的时候;直到我发现那本记录着我和她生活的日记本上,其实写满了去死、去死、贱人快去死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们其实不是好朋友,我愿意和孤僻丑陋的她在一起,是因为她可以衬托我的美;而她愿意和比自己漂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有一座冒险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道帝魂只为原作者我会修空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会修空调并收藏我有一座冒险屋最新章节